传送门:遥想当年*今日一叹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1-05-29

2008-02-12

遥想高一那年,脚趾不行了,熊姿英发,剪刀纱布,谈笑间,指甲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 邪恶的魔咒缠绕着悲凉的脚趾,无情的黑手推动着岁月的年轮。这是五年间的第五次甲沟炎,第五次打麻醉,第五次小手术。苍天啊,大地啊,这是哪位神仙大妈替我安排的宿命啊?!

     天,放晴了;年,过好了;觉,睡醒了。有机会,可以生龙活虎了,而如今,却进伤兵名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赛季报销了,殷切期待着十日后的激活,i will be back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