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送门:小兔与小蚊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1-05-29

2008-06-30

小兔

     今晚吃饱了饭,看完了杂志,正准备好好学习一番,怎料身后两个鸡婆在那叽叽喳喳。要是讨论抗震救灾,我予以敬佩;要是讨论学习事业,我予以肯定;要是男女间沟通感情,我予以理解。但是你们却嗡嗡作响,口若悬河,余音袅袅,不绝于耳,不仅如此,还手舞足蹈。这使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存在着一种非一般的关系。

     幸而下午无意间在另一个教室占了个座,我立即转换战场。狡兔三窟,有一个分矿挺好。分矿的好处就在于,吃腻了巧克力,可以吃抹茶(想起了昨天的巧克力抹茶蛋糕...)

 小蚊

     这世界蚊子真多。自习室有,寝室里也少不了。当然,寝室里的更纯洁一点。抵抗了几天后,我还是逃脱不了义务献血给蚊子的厄运。尽管我于今日12时许手刃一只吃饱了打嗝、动弹不了的肥蚊,但当想到家中那些拖家带口的蚊子们正舔着嘴巴,留着口水,翘首以盼我王者归去的情景,我还是不寒而栗,战战兢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