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送门:新生找新鲜,老生谈旧事——北山的那个寝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1-05-29

2008-08-30   

今晚自习回来碰见几个新生问路,想来当年我初来乍到,形单影只地,也不敢在这黑灯瞎火的校园里乱逛。

   今年的新生欢迎场面还算不错,但没有我们那届热闹。我们那次该称作菜市场般的热闹。当年我一个人背着大箱子坐在接送车里,看见的北山校区就像门前就有菜市场的北山小区。一下车就看见四幢房子,四百个摊子,当然还有一群学长们在热烈欢迎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425。很宽敞的寝室,空荡荡的。我进门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阿卓,当时他发型比较年轻,说话带着点东北腔。其实他不是第一个到寝室的,第一个来的是我托运的包。他说今后四年住一起了,都是兄弟了,然后递来了水果。我想,嗯,兄弟真好,有水果吃。   

      一路疲惫,那晚我很快就睡着了。第二天就见到了老白,他很会侃。一打听原来是大连人,心想今后出去玩就靠他了。后来才发现原来他只对回家的路熟点。中午和他去清真小店,他吃了葱花面,我要了牛肉面。两个很面的人就这样认识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开学前的一天,还有一人未到。正当我们仨怀疑这小子来不来时,阿哲才姗姗来迟。为了惩罚他,派给了他去女寝的任务。后来我们都追悔莫及,这哪叫惩罚?

       拼图完成了。梁山好汉排座次,我排老末。老末有老末的好处,那就是每当其他人过生日时,觉着自己还年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