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游记(X)之贝尔法斯特初印象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2-10-23

主流旅行类日志分两种,一种是图片为主配上一两行清新文字,一种是行程攻略。前者对摄影要求高,还要会看图说话,后者对自己用处不大,还容易误导别人。两者都不是我的强项,我写的就是流水账,如同我这次的旅行一样,没有攻略,没有计划,想到哪里走到哪里。

这次的旅行非常轻松,主要是精神上的,肉体还是难免受点折磨的,从睡了两小时便赶往机场开始。

 

一、贝尔法斯特初印象,2012年10月19日,周五,阴

北爱尔兰是英国的一部分,所以这次来把这块拼图给补上。尽管这次坐的飞机就像是航空里的拖拉机,但也就一个小时便飞抵达北爱首府贝尔法斯特了。 

在贝尔法斯特走了一圈,印象并不是很深。这个城市也许是受到战乱的影响,没有留下特别宏伟古老的建筑。城市的建筑风格和道路建设都比较现代,说现代千万别联想到帝都魔都,在英国,除了伦敦都是乡村。相比伦敦那种坑坑洼洼的高跟鞋克星路,爱丁堡那种上坡下坡脚踝终结路,贝尔法斯特的道路算是不错,但也因此没有什么特色。

和英格兰的黑色的士不同,这里的的士五颜六色,车型也不怎么统一,像是停在汽车站的黑车。尽管这里是北爱尔兰首府,街上的人却少的可怜,并不是随处可见中国人和阿叉黑佬。

爱尔兰人的口音颇重,不过相对苏格兰的要好一些,夹杂着英音和美音。当然从发展角度说,美音才是杂交品种,还是近亲杂交。

爱尔兰人也以喝酒出名,最著名的是irish coffee 和Guinness。不过如果和苏格兰人PK,估计胜算不大。我亲眼目睹一个苏格兰大哥喝威斯基喝嗨了,第二天照样高速飚车,还清醒地在摄像机前减速摆鬼脸。

北爱尔兰也一直处于独立和联合的争斗中,数十年来从未中断,中央政府甚至一度收回了自治权。但在这里,并没有脱离英国的浓重迹象。比如在即将获得独立投票的苏格兰,导游特别是大胡子导游总会喊几句Freedom,讲述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的斗争史,以及各种关于苏格兰人的笑话。独具一格的建筑和街头不穿短裤的风笛手,完全听不懂的苏格兰语以及到处飘扬的苏格兰旗,无不宣扬着自己的不同。在贝尔法斯特却看不到这些,除了墙上些许的涂鸦。

今天先是去了位于女王学院的植物园,非常宁静漂亮。然后去了当地的圣乔治市场,这里贩卖着各种服饰、古董、海鲜,聚集着各方赶来的老太太们。
贝尔法斯特是工业重地,最著名的莫过于泰坦尼克号的建造。就在当年建造厂的边上,兴建了一座冰山状的博物馆。博物馆非常先进,有缆车、电梯和电影院等现代科技帮你了解当年的历史。在参观博物馆之前,刚巧赶上一个步行游览小团,导游带着我们从即将改造成五星酒店的设计室开始,走过当年的建筑工地,和修缮工地。
泰坦尼克号还有两艘姐妹巨轮,命运都颇为坎坷。老大虽然平安服役数十载,最终却难逃解体的命运。老三却从来没有作为客轮远航,在战争中被作为了大型医院,结果遭遇德军炮火袭击,半小时不到就沉没了。导游说很多人都质疑贝尔法斯特的工艺,但是他说,泰坦尼克号是沉没是因为英国的工程师,苏格兰的水手还有加拿大的冰...导游说,电影里那个站在船头的镜头并不现实,因为当时的温度是零下25度...
由于董事长在沉船后把所有有关泰坦尼克号的资料都销毁了,所以很多人都吹牛说自己的爷爷当年是造这艘船的。其实当年造船非常辛苦,一周工作65个小时,上厕所都要掐表,每周才发1磅(相当于现在的170多磅)。有趣的是,有两位工人偷摸着在随地小便以避免厕所掐表,不想却被摄影师拍进了纪录相片。接着我们又参观了建造工地,当年的轨道都还在,还有修缮装修的码头。
参观完博物馆,精疲力尽,走回在市中心吃了顿中餐自助,便回旅社了,见到了室友妮可,一位来自南非的医生,在爱尔兰共和国的一个地方工作。简单交谈了一会,就各自上床看书了。
19日晚 于belfast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