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游记(X+1)巨人之路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2-10-23

二、巨人之路 2012年10月20日 周六 晴

旅行究竟是迷失自我还是找寻自我?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这次出行可能是我最接近答案的一次。 

我渐渐喜欢上了没有详细攻略的旅行。以前出行前总是面面俱到,想在有限的时间内看完所有的景点。虽然这样很有成就感,但是这种急促的走马观花只能让人精疲力尽。所以我喜欢苏格兰,喜欢湖区,放纵于大自然,没有历史的沉重,没有繁忙的气氛。

尽管北爱尔兰属于英国,但是手机运营商似乎并不同意。今天就受到了欢迎来到爱尔兰的短信,以及“出国”的资费。

住青年旅舍的好处是可以认识来自不同国家的人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相比博物馆里的历史,我更喜欢这种鲜活的故事。昨晚睡觉时又有一对情侣进来,凯特和安东尼,来自美国纽约边上的某个地方,目前在爱丁堡大学读书。貌似出行几次碰到的美国人都很和善,无论是大叔还是美女。要不去美帝找妹子吧...早上起来发现我们四个都参加了巨人之路的巴士团。有趣的是,虽然我们吃早饭的时间不同,在车上居然还是坐在了一起。

天气并不是很好,下着小雨。我和妮可说,似乎曼城的雨也跟着我来了。在途中,我和同坐的妮可偶尔谈论几句。她要在南爱尔兰呆六个月,这次是趁工作了三个月后的假期出来玩。她是急诊室的医生,每三周会有一次换到晚班。在交流的过程中,发现虽然我至今可以说是一事无成,但是经历颇为丰富,见到女王,熬夜等哈利波特,参加奥运会,看歌剧魅影和悲惨世界,伦敦和爱丁堡的两次新年夜...还是有点牛皮可以吹的...

在司机兼导游的评论中,我们的车沿着海岸线奔驰,途径城堡小镇和沙滩。导游的口音感觉偏向苏格兰口音,令人抓狂,和苏格兰人长发飘飘不同,他头顶是一片沙漠。

之后去了绳索桥,又称勇敢之桥,建在悬崖之间。当初这里的渔民为了捕鱼和运货方便建了这座桥。不幸的是当天这座桥正在修缮,无法做一回勇敢者了。
临近中午,我们在一家威士忌酒厂吃午饭。我和妮可边吃边讨论起了食物。我们一致同意英国的食物又贵又难吃,但是惊讶于土豆的不同做法。我们都对威士忌和Guniess无爱,然后我就把爱丁堡导游的那番经典评论说给她听:找到喜欢的威士忌就像找茫茫人海中找寻情人。可能要喝上百种才能找到自己中意的,但有时就算找到了,却在第二天酒醒时忘记喝的到底是哪一种了。 

沿途的风景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,毕竟我去过优美的湖区和狂野的高地。这种感觉直到我们抵达巨人之路。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这是火山爆发后的产物,一根根六边形的石柱历经冰河时代,风蚀日晒,才形成了如今的壮观景象。路过巨人之门,巨人之靴和巨人管风琴,沿着山路上行,爬到悬崖顶端向下看,让我心旷神怡。左边是宁静的村庄草原,羊群慵懒地吃草,右边是悬崖峭壁,山下便是巨人之路。远处是辽阔的大海,夕阳余辉。

兴奋过后略显疲惫,回贝尔法斯特的路上睡得东倒西歪。 

晚上凯特和安东尼推荐我们去看一部电影,我们四个都对电影有爱,于是就决定一起去。但是到了女王电影剧场却告知我们想看的那部并不是今天上映。于是我们便离开,去吃晚饭。最终决定去Pizza Express,结果要等四十分钟,索性就坐在门口聊天了。我们聊去过的地方和想去的地方。发现我们都想去意大利和西班牙,都不太喜欢大城市。我说我还没去过欧洲大陆,就去过日本,东京以及其他几个不知道英文是啥的城市,不过非常喜欢日本料理。我和妮可都吐槽了一下我们的护照,签证太难了,貌似南非的护照也很悲催。

点了四个披萨和四杯酒开吃。貌似老外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比较有兴趣,几乎每个人都问过这个。然后我们聊到了几个国家的医疗体系。凯特和安东尼说奥巴马推动全民医疗的时候阻力很大,很多人认为凭什么我要帮其他人付保险。平时穷人没有保险去看病,接受的服务会差很多。妮可说这里医院条件很好,在南非却不是这样。有一次由于大医院的条件不够拒绝接受病人,妮可他们不得不自己动手,所幸成功地挽回了一个人的生命。南非似乎有点乱,有一次妮可还碰上一个男友刺伤女友,然后还说我爱你的。南非的艾滋病情况很严重,很多人都缺乏相关教育,直到被查出都不知道。凯特有去过南非的经历,还遇到一次严重的车祸。
吃完饭回旅舍,我们在楼下的电脑上互相加了非死不可,我说我都N久没更新了,在天朝还不能访问。我和安东尼都碰上了登陆异常检测,需要验证。有三种方法,一种是说出照片里圈的好友,一共5题,一种是回答安全问题,还有一种是手机短信认证。安东尼成功通过第一种。轮到我了,结果第一张照片就卡住了,完全不知道里面那个人是谁。然后我说我还是短信认证吧,我对回答安全问题也没有信心。凯特问我英文名是不是自己取的,我说是翻字典取的,其实我之前还用过其他名字,他们问我现在这个名字用了多久,不会是两天吧。
早上起来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,妮可中午就要离开贝尔法斯特了,我准备乘车去伦敦德里小镇。早餐时,凯特问我今天有什么计划,我说 i am going to have a big breakfast. 大笑。妮可说了几句道别的话,我对这种情形不太熟悉,就说谢谢和你也是之类的。凯特和安东尼说我们三个可以晚上见,我说 i will try not to miss the bus back here.
20日于Europa bus station Cafe Ne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