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: 青海湖(下)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5-10-07

这个十一假期就在刷朋友圈的世界旅行摄影大赛中结束了。此外还参加了一场婚宴,有空会写写当伴郎是什么样的体验。青海湖的下篇一直没动笔,因为当时一路风光无限,而信号有限,撸串欢乐,而流量悲伤,在Evernote上所记甚少。上篇基本是cmd+c加上cmd+v,这篇只能按图索骥,于文字苍白处上图。

书接上回

Day 3:

早上起床,房东叔叔正好要去体育馆打羽毛球,就一起出门了。临走前,说,该找个女盆友了,下次一起来…

和小伙伴们胜利会师,惊奇地发现,都是同龄人,还有三个射手座。司机小马哥是当地人,自带啤酒肚,朋友圈却像个文艺青年。我们在他车载那几张“咚咚咚”节奏的音乐中出发了。

首站是塔尔寺,游客如织,基本是排队进殿,走马观花走了一圈。

出离塔尔寺,风景渐好,牛羊成群,细水长流,在绵延起伏的高原山丘中一路盘旋来到了海拔4188米的拉鸡山。我觉得如果鸡被拉上来的话,估计也会高原反应。

车向西行,路上有很多老奶奶向来车招手卖酸奶,还有一些牧民正在晒牛粪、搭帐篷。途经的村落土墙土瓦,有些破乱不堪,但是学校却建得像模像样,多少也代表着下一代的希望。

午饭吃了炒面片,这里烧水很慢,而且盐分十足。

离青海湖渐近,逐渐看到各种旅行方式,开车的,骑摩托的,骑车的,骑马的,徒步的。沿途显得富裕起来,不少地方还在大兴土木,也许若干年后这里会变成原始风光不再的度假圣地。当地牧民画地为牢,围栏收钱。

青海湖的轮廓渐渐显现,像大海一般,广阔无边。

到达黑马河时,已经是饥肠辘辘,在镇上点了几盘菜立刻就被瓜分干净。这里的特色坑锅肉并没觉得好吃,羊肉也很贵没有点。晚上看日落,住帐篷,上旱厕,烤篝火,在层层被毯中进入梦乡。

img

Day 4:

昨晚睡得不好,被毯裹住太热,甚至流了点鼻血,而拿掉毯子又太冷,始终找不到冷热的平衡点,加上时而呼啸而过的汽车声,只能断断续续小睡。大概6点不到就套上冲锋衣出来看日出了,可惜天气不是很好,云层太多,只能看一副抽象画。

两位小伙伴高原反应比较明显,小马哥给买了葡萄糖,但是今天仍在高原上行车。途中大概在3800米的地方休息,小马哥带我们穿越栏杆,到草地上拍照,跳得很high,只是姿势太丑。

继续向西,蹭了一段高速,逃了门票…来到了茶卡盐湖。8月中的茶卡盐湖已不再是晶莹剔透,沿岸盐层已经被踩烂,加上阴云密布的天气,和之前照片上看到的美景大相径庭。沿着老铁路前行,两边都是摆拍的游客,此时狂风大作,穿着冲锋衣依然冻成狗,打在身上的不知是盐粒还是冰雹,随时会被吹走的感觉。

继续前行,路过尕海,主基调从绿色变成了黄色,沙漠开始占据了窗外的风景。沿途看到了青藏铁路和布满光伏设备的德令哈,最终抵达大柴旦。

img

Day 5:

昨晚又陷入了盖被子热,不盖又冷的窘境,干燥的天气也让人舌干唇燥,好处是洗的衣服两小时就干了。

今天基本是在戈壁滩中穿越,途中见到了一群野骆驼漫步在公路中间,其中一只有点秃,可能是做IT的。

从青海进入甘肃境内,紧接着就是将近二十公里的连续下坡路段,尽头是一个边防站,强制停车休息半小时。

中饭在阿克塞自治县吃白面加炒菜,和前几天吃的相比实在太赞。饭后继续前行在沙漠中,一路颠簸,来到了玉门关。当年的重要关隘如今只剩下一个小城墙的遗迹。

离开玉门关,在路上现摘了几串葡萄吃。晚上在敦煌的沙漠里度过,沙滩越野车坐得很爽,可惜路程时间太短,而之后的滑沙看似美好,实则耗费无数体力——首先提着木板爬上陡峭的沙坡就很吃力,基本是一步一坑,阻力巨大,往下滑时,几乎是双手并用像划桨一般才能下来。相比塑料的滑板要好很多。此时日落西山,第一次看到沙漠的晚霞。

这个俱乐部提供了烧烤,可是种类匮乏,啤酒也略假,一旁的K歌设备则被一群熊孩子霸占了。临近午夜,开始在沙漠中搭起了帐篷,比想象中容易一些。抬头仰望,星空璀璨,拿出自黑杆来固定手机拍了几张——杆子因此进沙一蹶不振。

img

img

Day 6:

昨晚穿着冲锋衣,裹着睡袋,相比前几天的冷热失调,这晚倒是很稳定,就是冷。尽管垫了防潮垫,仍然感觉阴,另外没有枕头,无论怎么翻身都不舒服。

一早就冻醒,发现帐篷角上有一个洞,相当透气… 爬上沙丘看日出,虽然前山略有遮挡,但还是看到了整个过程。吃完早饭来到了莫高窟游客中心,取票时看到不少人都不知道要预约。连续看了两部电影,包括360度环幕,效果逼真,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坐大巴来到莫高窟,北区相对原始但不开放。在南区看了大约10个窟左右,体现了丝绸之路的繁华,以及时代变迁对宗教、服饰、文化的影响,特别是西域佛教从传入 融合,到相互影响的变化。通过这些塑像也能看出各朝代不同的设计和工艺。

最后参观的是17号窟,里面记载着中国不少科学与文化资料的经书早已被盗。展览馆里陈列着各种被盗至世界各地的珍贵文物复制品,本国瑰宝竟被多次偷盗,令人感慨不已。

中午来到敦煌市内吃当地特色驴肉黄面,并没觉得特别好吃。之前因为晚上住宿问题折腾半天,大家和司机小马哥之间有点不快,此时渐渐缓解,后续旅程也没受到影响,关系日渐融洽,当然这是后话。

之前一天在沙漠被晒得够黑,有点招架不住这强烈的紫外线,只好也买了魔术头巾,把自己从上到下都包裹住。

下午去了鸣沙山,在城市里有这么大一个沙山还是满奇特的,坐骆驼上了山顶,然后一路到月牙泉。骆驼在沙漠中行走的非常稳健,当然偶尔也漠视交规,违章超车。骑骆驼还是挺有趣的体验,当然坐了一个小时后又晒又累,由此也深感丝绸之路的艰辛。

晚上在敦煌夜市撸串,意外发现同行的@Mindy是曼大同届校友,世界真奇妙。

img

Day 7:

离开敦煌前往张掖,途经瓜州。来瓜州当然要买瓜了。路边有一个8号瓜棚,生意兴隆,后来才发现,老板娘很会拉拢司机,在微信群里撒娇卖萌,加上产品质量确实不错,口碑就做出来了。

中午时分,在农家餐馆大吃一顿后来到嘉峪关。这里修建了很多新墙,虽然完整度高了,但显然没有那些老墙更有历史的感觉。城楼相对完整,整个关隘转下来给人的感觉就是,如果没有内应,根本攻不下来。站在城楼上,还能远眺雪山。

驶离嘉峪关,前往张掖观看丹霞地貌。此时已经接近日落,于是我们选择了最后两个观景点。这种色彩缤纷的地貌确实不曾见过,特别是在余晖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迷人。只是观景台挤满了游客,特别是在第四个点,几乎都是架着长枪短炮准备拍摄日落美景的人们。

晚上是之前我们几个人自己预定的酒店,设施齐全,对比之前的露宿显得格外舒适。在前台的推荐下,来到酒店旁的一家KTV吃自助K歌到凌晨。

img

Day 8:

早上去司机推荐的店吃早点,牛肉小饭,有点类似猫耳朵或者面疙瘩,味道还是挺不错的。

然后依着祁连山脉从甘肃开回青海,戈壁滩和青山碧水只有一墙之隔。一路上牛羊成群,还经常横穿马路。司机小马哥技术超群,在盘山公路上过关斩将。

经过门源,可惜前一阵子的一场雨,将这里不少花海摧毁,我还幸运地踩到了牛粪。

下午回到了西宁,在水井巷和莫家街吃了酿皮,羊肉串和酸奶,感觉肚子一下承受不来。今天七夕,又恰逢队友@Sofia生日,在小马哥的安排下去了酒吧。小马哥还送了蛋糕,被大家玩坏了,每个人脸上都是奶油。

酒吧出来,一行五人来到一家足浴中心。生平第一次去做大保健,略紧张,按摩 、修脚、足浴、开背,最后来了个刮痧。当晚就在那里入睡了。

img

Day 9:

一觉睡到9点,这几天积累下来的弦松了下来,感觉又困又累。

小马哥带我们去采购了好几斤羊肉,还有羊排,各种蔬菜、饼,才160多块钱,性价比超高。驱车到郊外,依山傍水搞起了烧烤,第一次做起了串串的活,没想到小马哥的烧烤技术一流,面片汤做的也是一绝。

烧烤回来大家就要解散了,独自取完第二天的车票,联系房东前往宾馆,略有伤感。晚饭出去溜了一圈,全是牛肉面,看着就不想吃,最后无奈进了兰州著名连锁马子禄,结果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。

宾馆是家庭式的,房间还挺宽敞的,带阳台。房东很热情,说就像在家住一样。 洗涑完毕,碰到一家子来骑行的,小孩12、3岁,结果男的肺水肿住了院。他们也是住黑马河帐篷,然后连续三天碰到冰雹,有点不适以为是感冒的症状,晚上暖暖身子就过去了,当天还骑了100公里,结果更加严重了。

img

Day 10:

今天离开小伙伴独自旅行了,一早便离开宾馆来到长途车站。

安检员还没开始上班,像样的检查也没有,直接就上车。司机让放好行李去检票,但检票员不知道去哪里了,开车前15分钟才姗姗来迟。

车上不少新疆人,好多戴着佛珠,还念着经文。

途径各种小县,拦路上车的不少。路过黄南,水还不是很黄。 道路两旁防护带不少画像,山崖上也有不少藏族壁画。沿途可以看见高速高铁道路在建造。

途中休息司机招呼大家路边解手… 继续前行,可谓山路十八弯,路旁的小村落都是泥墙为主,看到有两个老外骑行,真是不易。

在瓜什则乡休息,车上几个大哥说买个酸奶,于是买了当地的牦牛酸奶。边上的大哥说比西宁的纯,感觉比在西宁吃的厚实,偏酸,另一个大哥买了不知道是什么饼,分给大家吃。

上路后又见草原,据说最好的季节是7月底8月初。此时收到欢迎来到九色甘南的短信,接着是很长一段还在建设中的土路,一直颠簸到夏河县。

县城不少道路和楼房还在建设中,但可以看出这里经济不错。此时雨过天晴,下车后先买了第二天下午回兰州的车票。

准备打车去桑科乡,司机接客停车时还刮擦了,没打表一口价到了住地。传说中的北京热情老板娘不在,也没有看到其他住客,一个男的走出来,说了几句,给了个房间。放下东西后前往桑科草原,两旁都是圈地搞农家乐,因为在青海看多了,加上这里的草原已经日渐枯黄,所以没什么感觉。

没什么事可干,于是就上马,给我牵马的是一个藏族15岁少年,后来由他来驾马 带着我小跑了一圈。

回到住地,在边上简单吃了碗面,老板娘普通话说得不是很流利,她说我一个人来怕吗,我说不。然而回到旅舍,空旷的走廊只有我一人时,多少还是有些忐忑。

img

Day 11:

一早从桑科乡出发,没有公交车也没有出租车,只好徒步前往10公里外的拉卜楞寺。

一路上偶尔有摩托车和汽车呼啸而过,突然一辆车在我边上停下,问我去哪儿, 然后就让我上车了。开车的是格桑大哥,西藏人,边上还有一个同伴,他们去某一个寺庙(没听清)见大法师。途中聊天,原来他在杭州古玩城开店,此外还在北京上海有分店。

不一会就来到了拉卜楞寺,和格桑大哥道谢告别。这时寺庙外面游客还不多,但已经有不少藏族人在虔诚转起了7公里的经筒,甚至三叩九拜。

因为背包拖箱不方便,就来到寺庙附近的红石青旅把拉杆箱暂放。 老板和服务员都是藏族人,当得知我的求助后,很友好的让我把包放在前台了。

一早碰上好人,让我得以心怀美好,参观拉卜楞寺。

拉卜楞寺有着300余年历史,是藏传佛教最高学府,占地1200多亩。设有包括医学院在内的六大学院,目前活佛转世到一位13岁的僧人。据指引参观的大师介绍,这里一年会两个博士后推荐,主要考察德行和学识。

参观了能容纳3800的大殿,僧人每天早中午两堂课活佛讲坛。

藏传佛教很多建筑是红色和黄色的,它们被认为是最低等低调的颜色。殿里摆放着酥油茶还有精美的酥油花。

比起塔尔寺,这里的氛围好很多,但我仍觉得众多参观的游客会打扰修行。

出来后大众点评搜了了两家店,先去了一家西式简餐,吃了奶酪三文治垫饥。 然后去青旅拿了包,在附近的雪人宫吃了藏式午餐,包括藏饭、油麦菜,还有奶茶。 老板夫妻服务很好,有个可爱的女儿,后来得知老板还是华东师范87级的。

饭后准备回兰州,夏河车站的安检形同虚设,直接可以从边上出口大门进入。不过司机和检票员还不错,开车前到处找两个没来的旅客。

回到兰州正值晚高峰,公交车坐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到市区。住在一家位于写字楼的青年旅社,装修的很有特色,老板还养了一只猫。因为这些天一直没有时间去邮局,只好委托老板寄明信片。可是不知什么原因,截止到现在,只有两个朋友收到了…老板很年轻,以前是做电气方面的,后来觉得没意思就出来开青旅了。实在不想吃牛肉面了,在附近的广场找到KFC吃了一顿。

img

Day 12:

因为同房间有一个深夜打电话的奇葩人物,一夜没怎么睡好,好在行程即将结束。一早起来就坐大巴到兰州的中川机场,按照惯例晚点起飞,于下午回到了大杭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