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哥之美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6-10-03

柬埔寨是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的一个地方,只因基友一声吼。说走就走…并没有想象中容易。

虽然签证简单地和路边发传单一样,机酒预订却是一波三折,直至行前才敲定日程。

临近出发抱佛脚,恶补吴哥知识,才发现大腿可能是抱不到了,因为那里的神都有专属坐骑,一骑绝尘。

看完蒋勋的吴哥之美,印象最深之一便是阇耶跋摩七世佛面化身————高棉的微笑,那是一种充满了智慧与慈悲的微笑。

当我乘坐令人煎熬的红眼航班抵达暹粒机场之时,便看见海关人员那迷之微笑,嘴中还念念有词,小费,小费。

随后微笑渐渐变成黑脸,最终勉强敲章放行。

是夜,迎接我们的是电闪雷鸣、暴风骤雨,恰似金刚怒目,令人心中惴惴。

随后几天的天气倒是对我们呵护有加,凡是在外便是晴天,此是后话。

为了避免一脸懵逼看石头,考前补习班很有必要。所以吃饱喝足后的第一站,便是吴哥国家博物馆,这里对吴哥的文化和历史介绍详尽。

湿婆是毁灭之神,毗湿努神是拯救之神,梵天是创造之神。宇宙天地便在这拯救与毁灭中周而复始,生生不息。

印度教的世界似乎是平衡互补的,如同那幅著名的搅动乳海图,神魔却并非善恶分明。

出离博物馆,坐上突突车前往老市场。说起突突车,算是当地最著名的交通工具了。一辆摩托车后边挂上有蓬拖车,便能在飞扬的尘土中Tuk-tuk前行。若是摩托车挂上餐车上路,便成了路边摊。

img

在高棉厨房就餐,当地的Amok类似泰式咖喱,只是椰奶味更重一些。饭后便在市里闲逛,这里没有什么高楼大厦,和国内五六线城市差不多,满街跑的,除了突突车,却都是日系豪车。

原本打算上巴肯山看日落,却见风云突变,便在酒店游泳健身。

晚上来到酒吧街,灯红酒绿,热闹非凡。由于是美刀结算,这里的物价并不便宜,倒是酒水价格合理,即便是著名的红钢琴也性价比十足。

img

img

次日,买了吴哥的三日票,有幸赶在明年大幅涨价之前,可以多喝上几杯鸡尾酒了。

只是出师不利,突突车刚上路便罢工抛锚了。

这倒给了我们欣赏路上风景的机会,蓝天白云,碧树参天,破烂不堪的棚草屋,瘦骨如柴的牛羊鸡…

继续前行,到达首站是豆蔻寺,由面向东方的五座尖塔组成,是吴哥早期的砖砌印度教寺庙。

第二站是十字回廊结构的斑黛喀蒂寺,以及对面长约700米宽约300米的皇家浴池。

接着便来到了塔布茏寺,这里因拍摄古墓丽影著名,最初是阇耶跋摩七世为其母亲所建。这座古迹与之不同之处,在于印度团队修复时,保留了将吴哥文明隐藏的百年古树。这些榕树在这里生根发芽,与寺庙融为一体,甚至将其压垮。这种修复方式不似国内简单粗暴的拆迁重建,难度极大,但是保留的原始状态,向人们展示了大自然与时间的力量。即使繁华盛世如吴哥,也难逃大自然的吞噬。而落在墙上小小的种子,历经千百年,也能将恢宏的寺庙摧毁。

img

途径未完成的茶胶寺,进入大吴哥城,为吴哥王朝鼎盛时期所建。首先来到的是斗象台,是当年国王阅兵的地方,据《真腊风土记》记载,这里曾经雄伟壮丽,金碧辉煌。斗象台后面便是空中宫殿,传说中国王每晚都要去中央塔和娜迦蛇精谈人生。空中宫殿再往后是已经无迹可寻的王宫。拐过弯来,从小径至金字塔形的巴芳寺,主体为三层回廊结构,在西面有后世修建的卧佛像。

从巴芳寺往南,来到大吴哥城的正中央,巴扬寺。这里以微笑的四面佛著名。这座寺庙为阇耶跋摩七世修建,也见证了印度教到小乘佛教的转变。在平定战乱之后,吴哥王朝进入长久和平的复兴时期,国王受佛教影响,开始关注平常百姓悲苦。与其他寺庙不同,巴扬寺回廊上的雕刻多是日常生活,而塔上佛像,此时仿佛正微笑着俯察众生。

img

午后的暹粒,炎热潮湿。跨过护城河,经过绵长的参道到达吴哥寺中心时,已是精疲力竭。吴哥寺由苏利耶跋摩二世,是宗教和王权的殿堂,高大恢宏的主殿象征着众神居住的须弥山,至今仍是柬埔寨的精神所在。四周回廊里光影迷幻,避热通风,让人不禁收拾起疲惫,去欣赏那精美的雕刻。第一回廊上完整地刻着印度古代叙述诗《摩诃婆罗多》和《罗摩耶那》,以及印度教创世神话《搅动乳海》,生动精美的雕刻仿佛是展开的历史画卷。此外女神雕像也随处可见,也有一说这些雕像以当时的宫女为蓝本。她们表情各异,姿态优美,无论是头饰还是着装都与众不同。沿着布道,拾级而上到达吴哥寺主殿,从这里可以透过飘窗,眺望四周。下得殿来,在圣池旁休憩片刻,等待日落。不想风云突变,雷声大作,只有转身,悻悻离开。

img

是夜,从古代文明闪回到现代文明,在酒吧街吃大餐,喝好酒,听音乐。

img

翌日无所事事,酒店附近觅得一家印度料理,酒吧附近发现一支劲爆乐队。

img

第四天,驱车前往外圈,司机小哥带着我们在所谓高速公路实则乡间小道上飞驰。一路上都是简陋的棚屋,在这个并不发达的国度,依然可见贫富差距之大。首站来到崩密列,曾繁华一时,如今已埋入深林,坍塌的石块上布满了青苔。这里的石块大多工整,错落有致,结构稳定,却也经不住岁月的洗礼和自然的侵蚀。穿行间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小野导,也许是因为当天是9月1号,小朋友们都上学去了吧。崩密列周围仍有许多地雷区,当地不少人也因此残疾。

img

一路北上,来到暹粒河的源头高布斯滨。沿着山道,可见河水流过河底的众神雕像和林迦雕塑,意味着源远流长,生生不息。

img

随后来到女王宫,因女神像得名,实际可能是当时国师的私宅。这座寺庙虽然不大,但由红土红砖所砌,颇具特色。与东方的蒙娜丽莎之称的女神像擦身而过,优美精致的雕塑也令人印象深刻。

img

img

次日来到圣剑寺,是阇耶跋摩七世为纪念胜利和父亲的寺庙,内部的许多雕像因宗教冲突被人为凿去。寺庙边上时独一无二的二层石造建筑,塔门边上刻有脚踩娜迦的迦鲁达的生动雕像。

img

走出圣剑寺,便看到一片湿地,其中央是涅磐宫。龙蟠水池中有观音化身神马瓦拉哈拯救众生的雕像,中央水池通过四面的出水口进入小水池,据说这里也是药浴池。当时阇耶跋摩七世修建了众多医院,但是因医术并不发达,将宗教建筑修建其中,用以抚慰心灵。随后来到冬梅奔寺,在这座寺庙四周有着巨大的大象雕塑,这些雕塑由巨石磨刻而成,光滑圆润,栩栩如生。最后一站是比粒寺,又称变身塔,据说是火葬罗贞陀罗跋摩二世的地方,墙角野花丛生,三层红土上是五座殿堂,登上平台可以远眺吴哥丛林。

img

img

img

最后一天在吃喝中结束,坐着红眼航班离开了这个古老神秘之地。历经成住坏空,再绚丽的文明也会衰亡,而破壁残桓中那精湛的工艺,慈悲的微笑,依旧跨越千年震撼世人。当今文明科技发达,高楼林立,纸醉金迷,却不知能否为后世留存些许感动。

行前手绘地图

img

2016.08.29 - 09.03 in Siem Reap

Reference:

吴哥之美

走遍全球:柬埔寨和吴哥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