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在厦门

Posted by Lawrence Sun on 2017-04-23

昨日,儿时记忆

厦门,是一个有着儿时模糊记忆的地方。绿皮火车仿佛在浙闽山洞里穿梭了一晚,破旧中巴继而在武夷山上盘旋了半日,喝了一晚的雪碧也因此倾倒而出。

当然这只是悲剧的开始。在河边看到竹筏来的时候过于兴奋。一激动落入水中,衣服湿透。于是老爸的衬衫被我穿成了连衣裙,而吃着西瓜傻笑的样子也被相机无情地记录下来,并作为饭后笑料,流芳多年。

转身到了厦门,机智地把自己的衣服塞进了牛奶瓶放在沙滩上。于是这个带着衣服的漂流瓶随着潮水去了远方。

事不过三。只是美好的想象。在南普陀寺,我又被香戳到了脸,嚎啕大哭。

当然,也有美好的记忆。比如爷爷将我的粑粑扔到火车窗外,免去了我蹲坑的恐惧;老爸在厦门淘水货买来的磁带机,之后一直陪伴了我多年;老妈用游泳圈带着我在海水里漂浮,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尝到海水的咸味。

今朝,流水日记

这次去厦门,是因为它在杭州和香港的中点——偏南很多。动车7个小时之后,终于到达了厦门的偏远地区。然后坐上了可能是路程最长的公交车,来到了鹭江边。

鹭江宾馆是厦门最有历史的涉外酒店,当初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是自助餐和茶餐厅。出门左转便是整修中的中山路步行街,凌乱的电线并没有妨碍到如织的游客。颇具风格的骑楼被涂抹一脸之后伫立两侧,到处贩卖着文艺清新范的酥饼和奶茶。挂着老字号招牌的店面很多,主要经营姜母鸭、花生汤和鱼丸。漫(挪)步了近两小时,回到酒店,坐看窗外、夜色下的鼓浪屿。

img

img

img

次日打车到码头,仿佛是来到了春运现场,暗自庆幸已经提前购票。鼓浪屿久负盛名,文艺的虚名之外,是历史的沉淀。穿梭在百年的欧式公馆和灾后重生的古树之间,吹着海风,别有情趣。登上日光岩,可以看到厦门的昨日与未来。尽管游客很多,却总能在这里找到安静的一角。轮渡在夜景中驶回老码头,在中山路吃些面点、看完电影之后已是深夜。

img

第三天,重游了南普陀寺,然后去了隔壁的厦门大学。厦大的教学楼、宿舍的建筑确实与众不同,芙蓉隧道里文艺荟萃,只是这美丽的校园是否经得起游客的纷扰。出得校门,走向海边。第一次尝试了双人自行车,沿着滨海路骑行了近十公里。回到宾馆,穿上拖鞋,上露台吃点心、吹吹风。

img

第四天,坐上疯狂出租车来到高铁站,厦门之行落下帷幕。